您当前的位置: 财富观察网 > 金融 > 正文
财富观察网-移动版 首页

复旦大学EMBA教授李治国:经济大转型下,新基建应该怎么干?

2020-10-12 22:46

新基建短期不会直接快速拉动GDP。但从长远来看将为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激发创新动力,彰显基础支撑作用,体现正向外部性,助推传统产业升级与新兴产业快速发展。

以下为复旦大学EMBA授课教授李治国围绕新基建话题展开的探讨。

来源丨界面新闻

文丨李治国

近日,国家发改委进一步明确了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简称“新基建”)的概念与内容。新基建被界定为,以新发展理念为引领,以技术创新为驱动,以信息网络为基础,面向高质量发展需要,提供数字转型、智能升级、融合创新等服务的基础设施体系。

新基建主要包括信息基础设施、融合基础设施和创新基础设施3个方面内容。信息基础设施表现为5G、工业互联网等通信网络基础设施、人工智能、云计算等新技术基础设施以及数据中心等算力基础设施,融合基础设施表现为深度应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的智能交通、智慧能源等基础设施,创新基础设施表现为支撑科学研究、技术开发、产品研制的重大科技、科教以及产业技术创新等基础设施。

一、新基建之争

当前,为缓解经济压力,新基建似乎被寄予厚望!

虽然国内疫情已有效控制,但消费仍显低迷,生产还在放缓。全球疫情大爆发和欧美经济深度衰退影响,带来外贸冲击,进一步影响生产与就业,经济压力明显,商业机会缺乏。

三驾马车之中,消费动力不足,出口明显下滑,只能依靠投资来稳定经济。投资的三大组成中,制造业投资很大程度上跟出口有关,房地产投资以稳为主,因此基建投资成为最重要的对冲手段。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被大家简称为“新基建”,自然映入眼帘,成为拉动经济的新增长点。

与此同时,新基建又引发了不少的争论与担忧。

担忧一:新基建量级不够

根据业界的研究报告,通过对各省市的基建投资规划进行统计,各地仍以传统基建项目为主,目前新基建占总基建投资的比重估计仅为10-15%。新基建似乎难以挑起稳定经济的大梁。

担忧二:新基建难促就业

从逻辑上讲,“新基建”更依赖智力和人才上的投资,难以直接快速提供足够的工作岗位,解决不了迫在眉睫的就业问题、中小微企业倒闭问题。

担忧三:新基建挤占资源

有些地方将某些“新基建”的项目摊派给基层,这样产生不了投资带动效果,还挤占了基层的日常开支和紧缺资源,扭曲了政府、企业和市场的关系。

担忧四:新基建面临风险

所谓新基建,强调的是高技术。“新基建”很难复制“铁公基”等传统基础设施的思路,在效益尚未确定、前景不明的情况下,如不遵循技术发展规律和市场机制,难以规避和化解风险。

二、中国经济大转型下的新基建角色

新基建之所以引发不少争论,不仅仅是担忧类似10年前四万亿带来的负面影响,我认为,更值得思考的是,当下中国经济正在从投资驱动向创新驱动剧烈转型,基础设施建设所起的作用和实施的效果也在发生根本性变化。

随着国际竞争的演变,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将会经历依次递进的四个阶段:要素驱动阶段、投资驱动阶段、创新驱动阶段和财富驱动阶段。

中国经济之所以快速实现人均GDP 1万美元的中等收入水平,就是因为经历了以人口红利为特征的要素驱动阶段,以传统基建加房地产为特征的投资驱动阶段。随着人口红利日渐消失,固定投资效率不断弱化,中国经济必须从要素驱动和投资驱动转向创新驱动的新阶段,创新驱动与高质量发展正在成为中国经济转型的新方向。

图源央视财经《天下财经》

在之前的投资驱动阶段,经济发展主要依赖于资本投入,具有竞争优势的产业,表现为传统基建与房地产等资本密集型产业。政府与企业存在共同意愿,引导稀缺资本投入传统基建与房地产,推动经济快速发展。

然而,进入创新驱动阶段,经济发展依赖于创新动力,具有竞争优势的产业,表现为技术先进的高端制造业,国际影响力越来越强的高水平服务业。即便是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也必须遵循市场规律,为激发创新动力与企业家精神创造条件,方能推动经济快速发展。

在中国经济大转型的环境下,新基建相对于过去的传统基建,不但形式和内容发生了变化,所起的作用和扮演的角色更是发生了根本性变化。

中国经济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意味着从外延扩张转向内涵提升,从无机增长转向有机增长。需求已经从一开始的“从无到有”,转移到“从有到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从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与落后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

新基建发力的方向应该与中国经济转型的方向相匹配。

首先,新基建应该助力高质量发展,聚焦科技创新。5G基站及相关设备、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等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至关重要;

其次,新基建应该助力新型城镇化,提升城市治理水平。

城际高铁和城市轨道交通,以及智慧城市、智能交通、城市安防等重任在肩;

第三,新基建应使生活更美好,积极补短板。

公共卫生与医疗服务、应急物资保障设施、环保相关基础设施、特高压与充电桩等急需提升。

三、新基建必须遵循科技规律

历史上,每一次科技革命都表现为交通方式、通讯技术或者能源系统的重大变革。

第一次科技革命表现为蒸汽机的广泛使用,实现了铁路交通与机器大生产。

第二次科技革命表现为电力发明和电气化,带动钢铁、化工和汽车工业发展。

第三次科技革命表现为计算机发明和原子能,带动了信息通信、材料科学、航空航天等诸多领域的发展。

“交通-通信-能源”矩阵是现代科技进步的基石,交通指向速度,能源指向动力,通信指向合成。

我们目前所关注的新基建,就对应着这个“交通-通信-能源”矩阵。高速铁路和轨道交通、新能源汽车对应着新的交通方式,5G、大数据、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对应着新的通讯技术,特高压、充电桩与智能电网对应着新的能源系统。

新基建的重要意义就在于,中国能否在新一轮科技革命中,第一次成为真正的参与者,甚至在某些局部领域成为引领者。

图源央视财经《天下财经》

新基建必须遵循科技发展规律,而新技术发展有一个普遍规律:

第一阶段:新技术出现,会受到大力追逐;

第二阶段:新技术发展出现曲折,又会被放弃并撤离;

第三阶段:有竞争力的新技术缓慢发展,走向成熟。

在短期我们往往高估新技术,长期又往往低估它们!

这样一个新技术发展的普遍规律,可以刻画在被称为“N”型的技术成熟度曲线上。新科技诞生后,进入新技术的萌芽阶段;非理性关注下产生膨胀,过高期望,甚至达到期望之巅;紧接着,诸多问题出现,情绪走向矫枉过正的极端,跌入失望之谷;然后,有能力的新技术探索出经营模式,新技术被接受,进入成熟阶段。

技术成熟度曲线又被称为 Gartner曲线。

Gartner公司是一家全球知名的IT研究与顾问咨询公司,每年会根据分析预测把各种新科技的发展阶段及要达到成熟所需的时间绘制在一条曲线上,这条曲线被称为“Gartner新兴技术成熟度曲线”(The Gartner Hype Cycle for Emerging Technologies),有助于市场了解当下热点及未来趋势。

根据2019年的Gartner新兴技术成熟度曲线,我们可以看到,5G与人工智能的技术与应用,仍然面临期望过高甚至泡沫破灭的挑战,必须探索出为市场接受的经营模式。

我们把若干年的Gartner曲线进行汇总比较,就会得到一个重要提醒,并不是每一项新技术都能走完整条曲线,很多新技术消失在从期望之巅衰落到失望谷底的阶段。

四、新基建应该怎么干

传统基建大多数是通过政府投资去做的。那么,很多人在疑惑,新基建应该怎么干?

我们首先要认识到,新基建可能未必像传统基建那样,在短期内实现大规模投资。根据相关测算,2020年新基建的七大领域(5G 基建、特高压、城际高速铁路和城际轨道交通、新能源汽车充电桩、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等)合计投资规模约在2万亿-2.5万亿元,未来5年的年均增速约为15-20%。

新基建这样的体量与增速,不会在短期内直接快速拉动GDP。但从长远来看,新基建将为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激发创新动力,彰显基础支撑作用,体现正向外部性,助推传统产业升级与新兴产业快速发展。

我们还要认识到,新基建也属于基础设施的范畴,具有正向外部性和公共产品属性,离不开政府支持和公共投资。

新基建中的城际高速铁路和城际轨道交通,就离不开政府出资。轨道交通要求地方政府提供的资本金不低于40%,铁路项目要求铁路集团与地方政府合计提供50%左右的资本金,部分项目甚至是全额资本金。

新基建也离不开国有企业出资,三大运营商不但承担了5G建设,而且是大数据中心的主要参与者;国家电网不但主导着特高压建设,而且是公共充电桩的主要参与者。

我们更要充分认识到,新基建所涉及的新技术、新产业和新经济,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必须更多依靠市场机制与企业行为。为提高投资有效性,就要注重调动民间投资的积极性,投资决策要遵循市场规律。

无论是人工智能、大数据中心、工业互联网,还是充电桩、特高压以及铁路与轨交建设,都可以通过引入民间投资与民营企业,提高投资有效性,实现更高的产出效率,创造更多的市场价值。

政府要在规划、标准、法律等方面提供支撑,为市场主体投资新基建创造条件,创造一个良好的环境。

结语

新基建在短期内并不能明显提升经济增速,但中长期能够不断彰显基础支撑作用,体现正向外部性,助推传统产业升级与新兴产业快速发展。

新基建的重要意义,还在于聚焦科技创新,助力高质量发展,使得中国在新一轮科技革命,第一次成为真正参与者,甚至在某些局部领域成为引领者。

无论经济大转型,还是推动新基建,最终目标都是一致的,“生活更美好,生产更有效”!

来源: 科创新闻网 责任编辑:财富观察网
免责声明:
  • 注明“来源:财富观察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财富观察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财富观察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财富观察网转载文章是为了传播信息,不代表本网观点。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同本网联系的,请在相关作品刊发之日起30日内发送至电子邮箱:

复旦大学EMBA教授李治国:经济大转型下,新基建应该怎么干?

新基建短期不会直接快速拉动GDP。但从长远来看将为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激发创新动力,彰显基础支撑作用,体现正向外部性,助推传统产业升级与新兴产业快速发展。

以下为复旦大学EMBA授课教授李治国围绕新基建话题展开的探讨。

来源丨界面新闻

文丨李治国

近日,国家发改委进一步明确了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简称“新基建”)的概念与内容。新基建被界定为,以新发展理念为引领,以技术创新为驱动,以信息网络为基础,面向高质量发展需要,提供数字转型、智能升级、融合创新等服务的基础设施体系。

新基建主要包括信息基础设施、融合基础设施和创新基础设施3个方面内容。信息基础设施表现为5G、工业互联网等通信网络基础设施、人工智能、云计算等新技术基础设施以及数据中心等算力基础设施,融合基础设施表现为深度应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的智能交通、智慧能源等基础设施,创新基础设施表现为支撑科学研究、技术开发、产品研制的重大科技、科教以及产业技术创新等基础设施。

一、新基建之争

当前,为缓解经济压力,新基建似乎被寄予厚望!

虽然国内疫情已有效控制,但消费仍显低迷,生产还在放缓。全球疫情大爆发和欧美经济深度衰退影响,带来外贸冲击,进一步影响生产与就业,经济压力明显,商业机会缺乏。

三驾马车之中,消费动力不足,出口明显下滑,只能依靠投资来稳定经济。投资的三大组成中,制造业投资很大程度上跟出口有关,房地产投资以稳为主,因此基建投资成为最重要的对冲手段。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被大家简称为“新基建”,自然映入眼帘,成为拉动经济的新增长点。

与此同时,新基建又引发了不少的争论与担忧。

担忧一:新基建量级不够

根据业界的研究报告,通过对各省市的基建投资规划进行统计,各地仍以传统基建项目为主,目前新基建占总基建投资的比重估计仅为10-15%。新基建似乎难以挑起稳定经济的大梁。

担忧二:新基建难促就业

从逻辑上讲,“新基建”更依赖智力和人才上的投资,难以直接快速提供足够的工作岗位,解决不了迫在眉睫的就业问题、中小微企业倒闭问题。

担忧三:新基建挤占资源

有些地方将某些“新基建”的项目摊派给基层,这样产生不了投资带动效果,还挤占了基层的日常开支和紧缺资源,扭曲了政府、企业和市场的关系。

担忧四:新基建面临风险

所谓新基建,强调的是高技术。“新基建”很难复制“铁公基”等传统基础设施的思路,在效益尚未确定、前景不明的情况下,如不遵循技术发展规律和市场机制,难以规避和化解风险。

二、中国经济大转型下的新基建角色

新基建之所以引发不少争论,不仅仅是担忧类似10年前四万亿带来的负面影响,我认为,更值得思考的是,当下中国经济正在从投资驱动向创新驱动剧烈转型,基础设施建设所起的作用和实施的效果也在发生根本性变化。

随着国际竞争的演变,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将会经历依次递进的四个阶段:要素驱动阶段、投资驱动阶段、创新驱动阶段和财富驱动阶段。

中国经济之所以快速实现人均GDP 1万美元的中等收入水平,就是因为经历了以人口红利为特征的要素驱动阶段,以传统基建加房地产为特征的投资驱动阶段。随着人口红利日渐消失,固定投资效率不断弱化,中国经济必须从要素驱动和投资驱动转向创新驱动的新阶段,创新驱动与高质量发展正在成为中国经济转型的新方向。

图源央视财经《天下财经》

在之前的投资驱动阶段,经济发展主要依赖于资本投入,具有竞争优势的产业,表现为传统基建与房地产等资本密集型产业。政府与企业存在共同意愿,引导稀缺资本投入传统基建与房地产,推动经济快速发展。

然而,进入创新驱动阶段,经济发展依赖于创新动力,具有竞争优势的产业,表现为技术先进的高端制造业,国际影响力越来越强的高水平服务业。即便是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也必须遵循市场规律,为激发创新动力与企业家精神创造条件,方能推动经济快速发展。

在中国经济大转型的环境下,新基建相对于过去的传统基建,不但形式和内容发生了变化,所起的作用和扮演的角色更是发生了根本性变化。

中国经济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意味着从外延扩张转向内涵提升,从无机增长转向有机增长。需求已经从一开始的“从无到有”,转移到“从有到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从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与落后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

新基建发力的方向应该与中国经济转型的方向相匹配。

首先,新基建应该助力高质量发展,聚焦科技创新。5G基站及相关设备、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等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至关重要;

其次,新基建应该助力新型城镇化,提升城市治理水平。

城际高铁和城市轨道交通,以及智慧城市、智能交通、城市安防等重任在肩;

第三,新基建应使生活更美好,积极补短板。

公共卫生与医疗服务、应急物资保障设施、环保相关基础设施、特高压与充电桩等急需提升。

三、新基建必须遵循科技规律

历史上,每一次科技革命都表现为交通方式、通讯技术或者能源系统的重大变革。

第一次科技革命表现为蒸汽机的广泛使用,实现了铁路交通与机器大生产。

第二次科技革命表现为电力发明和电气化,带动钢铁、化工和汽车工业发展。

第三次科技革命表现为计算机发明和原子能,带动了信息通信、材料科学、航空航天等诸多领域的发展。

“交通-通信-能源”矩阵是现代科技进步的基石,交通指向速度,能源指向动力,通信指向合成。

我们目前所关注的新基建,就对应着这个“交通-通信-能源”矩阵。高速铁路和轨道交通、新能源汽车对应着新的交通方式,5G、大数据、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对应着新的通讯技术,特高压、充电桩与智能电网对应着新的能源系统。

新基建的重要意义就在于,中国能否在新一轮科技革命中,第一次成为真正的参与者,甚至在某些局部领域成为引领者。

图源央视财经《天下财经》

新基建必须遵循科技发展规律,而新技术发展有一个普遍规律:

第一阶段:新技术出现,会受到大力追逐;

第二阶段:新技术发展出现曲折,又会被放弃并撤离;

第三阶段:有竞争力的新技术缓慢发展,走向成熟。

在短期我们往往高估新技术,长期又往往低估它们!

这样一个新技术发展的普遍规律,可以刻画在被称为“N”型的技术成熟度曲线上。新科技诞生后,进入新技术的萌芽阶段;非理性关注下产生膨胀,过高期望,甚至达到期望之巅;紧接着,诸多问题出现,情绪走向矫枉过正的极端,跌入失望之谷;然后,有能力的新技术探索出经营模式,新技术被接受,进入成熟阶段。

技术成熟度曲线又被称为 Gartner曲线。

Gartner公司是一家全球知名的IT研究与顾问咨询公司,每年会根据分析预测把各种新科技的发展阶段及要达到成熟所需的时间绘制在一条曲线上,这条曲线被称为“Gartner新兴技术成熟度曲线”(The Gartner Hype Cycle for Emerging Technologies),有助于市场了解当下热点及未来趋势。

根据2019年的Gartner新兴技术成熟度曲线,我们可以看到,5G与人工智能的技术与应用,仍然面临期望过高甚至泡沫破灭的挑战,必须探索出为市场接受的经营模式。

我们把若干年的Gartner曲线进行汇总比较,就会得到一个重要提醒,并不是每一项新技术都能走完整条曲线,很多新技术消失在从期望之巅衰落到失望谷底的阶段。

四、新基建应该怎么干

传统基建大多数是通过政府投资去做的。那么,很多人在疑惑,新基建应该怎么干?

我们首先要认识到,新基建可能未必像传统基建那样,在短期内实现大规模投资。根据相关测算,2020年新基建的七大领域(5G 基建、特高压、城际高速铁路和城际轨道交通、新能源汽车充电桩、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等)合计投资规模约在2万亿-2.5万亿元,未来5年的年均增速约为15-20%。

新基建这样的体量与增速,不会在短期内直接快速拉动GDP。但从长远来看,新基建将为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激发创新动力,彰显基础支撑作用,体现正向外部性,助推传统产业升级与新兴产业快速发展。

我们还要认识到,新基建也属于基础设施的范畴,具有正向外部性和公共产品属性,离不开政府支持和公共投资。

新基建中的城际高速铁路和城际轨道交通,就离不开政府出资。轨道交通要求地方政府提供的资本金不低于40%,铁路项目要求铁路集团与地方政府合计提供50%左右的资本金,部分项目甚至是全额资本金。

新基建也离不开国有企业出资,三大运营商不但承担了5G建设,而且是大数据中心的主要参与者;国家电网不但主导着特高压建设,而且是公共充电桩的主要参与者。

我们更要充分认识到,新基建所涉及的新技术、新产业和新经济,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必须更多依靠市场机制与企业行为。为提高投资有效性,就要注重调动民间投资的积极性,投资决策要遵循市场规律。

无论是人工智能、大数据中心、工业互联网,还是充电桩、特高压以及铁路与轨交建设,都可以通过引入民间投资与民营企业,提高投资有效性,实现更高的产出效率,创造更多的市场价值。

政府要在规划、标准、法律等方面提供支撑,为市场主体投资新基建创造条件,创造一个良好的环境。

结语

新基建在短期内并不能明显提升经济增速,但中长期能够不断彰显基础支撑作用,体现正向外部性,助推传统产业升级与新兴产业快速发展。

新基建的重要意义,还在于聚焦科技创新,助力高质量发展,使得中国在新一轮科技革命,第一次成为真正参与者,甚至在某些局部领域成为引领者。

无论经济大转型,还是推动新基建,最终目标都是一致的,“生活更美好,生产更有效”!

复旦大学EMBA教授李治国 责任编辑:财富观察网
免责声明: 财富观察网转载文章是为了传播信息,不代表本网观点。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同本网联系的,请在相关作品刊发之日起30日内发送至电子邮箱:

相关阅读